首页 新闻中心 周鸿祎奋斗四年,360没了3800亿

周鸿祎奋斗四年,360没了3800亿

2022-06-17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李楠

来源/市界(ID:ishijie2018)

新东方凭借直播带货翻红,俞敏洪再次赢得了人们的敬佩。周鸿祎也想做直播带货,前些日子去拜访了俞敏洪,但尝试之后发现不行。他调侃自己:“我这个人太理想派,实在抹不下面子。如果带货,我准备卖思想和理念。”

话语间依稀可见他往日的直爽与率性,但曾经的“红衣大炮”这些年的确也变了。

五年前的2017年6月13日,电梯公司江南嘉捷停牌,涉及重大资产重组——三六零要借壳上市。11月复牌后,其股价开始暴涨,从8.79元最高触及66.5元,涨了近7倍。

那时候互联网行业仍然充满活力,周鸿祎和从美国退市归来的三六零都备受关注。三六零借壳上市,成为中概股回A的标志性事件。

2018年2月,三六零顺利登陆A股,并成了A股高科技市值第一的企业,周鸿祎的身家一度超900亿元,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排到了第11位,超过了彼时百度董事长李彦宏880亿元的身家。

然而回头看,三六零的高光时刻定格在了回归A股的一刻。截至2022年6月16日收盘,三六零市值为608亿元,较当年的高点时蒸发了3834亿。



“红衣大炮”变“红衣大叔”

以前的周鸿祎像个斗士,江湖人称“红衣大炮”。现在周鸿祎给自己的标签,变成了“红衣大叔”。他曾开玩笑,说自己“年纪大了,火气小了”。

大叔温和,有趣,看上去更平易近人。

在抖音上传的视频中,“红衣大叔”既讲数字安全这种跟公司业务相关的内容,还分享滑雪经验,给员工证婚,传授婚姻幸福的秘籍:“大事应该男人说了算,小事才听女人的”。

什么是大事呢?比如公司的安全大脑怎么构造,网络战怎么打,当然算大事。家里买什么东西,钱怎么花,钱存在哪儿,都是小事。

“红衣大叔”向员工保证:只要坚持了我这个方法,保证你们的婚姻会幸福很多。



(周鸿祎)

事实上,周鸿祎一直有柔软、随意的这面。多年前还在惠通时代广场办公时,360正飞速发展,周鸿祎在办公区会顺手拿起员工桌上的零食吃;多数员工都能拿到期权。

当然,那时候老周暴躁的一面更加鲜明,员工们也常听到他在怒斥某些高管,大家听得瑟瑟发抖。这一面,被他“炮轰”过的对手们,感受可能更明显。

无论面对谁,周鸿祎都敢对着干,干不过就硬上。

2006年,360安全卫士动了阿里巴巴旗下雅虎中国的蛋糕,可以将“雅虎助手”从浏览器清除,这是老周在3721时代种下的果;2010年,3Q大战爆发,逼腾讯做出二选一的“艰难决定”;2012年,三六零推出综合搜索服务,向百度宣战;同年,因为360用户特供手机和小米手机青春版,周鸿祎和雷军在微博上怼了起来,被网友称为“小3大战”。

用周鸿祎的话说,三六零是“唯一真正被轮流吊打,没有被打死”的企业。

冤家宜解不宜结。战斗多年后,周鸿祎似乎有意收起棱角。同时,三六零的历史也迎来转折。

2015年,已经决定从美股退市的三六零,正推进私有化。这一年,周鸿祎还收获了一个新称号——“合影狂魔”。

在当年年底的互联网大会上,一张“雷军看周鸿祎睡觉”的神图破圈,不仅被各路科技媒体报道,还被网友配文字,玩出了各种花样。早先周鸿祎曾隔空约架雷军,这时候却被组成了一对CP。



(雷军,周鸿祎)

除了这份被动合影,周鸿祎还用自家的奇酷手机,跟曾经势若水火的马老师和小马哥拍下合照。之后,他更是主动是晒出了跟李彦宏、王小川的合影——而这两位,也跟他有过“恩怨”。

他不好斗了吗?倒也不是。只不过他对战斗精神的理解已经跟早先不同:“打了这么多年之后,我突然明白,真正的战斗精神,其实是跟自己作战。”

后来的三六零,正需要跟自己作战。

2018年2月28日,三六零举办重组更名暨上市仪式。周鸿祎如许多公开场合一样,穿了红色上衣。他表示,三六零回归A股,对公司而言只是一个起点。

这必是一个难忘的起点。当日,三六零股价在绿盘中震荡,最终以跌停收盘;市值最高触及4442亿元,收盘市值仍有3850亿元,远高出9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的私有化对价。

可惜从此之后,三六零股价一路向下,业绩也持续下滑。



回归A股的2018年,三六零实现营收131.2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5.35亿元。到2021年,三六零营收下滑至108.86亿元,归母净利润缩减至9.02亿元。

跟自己战斗的周鸿祎,需要给三六零找新出路。


不停追风口,未站上潮头

作为国内网络安全龙头,三六零把杀毒软件带入免费时代,但其产品却常伴有争议。被网友吐槽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广告太多”。

安全是三六零最大的标签,但三六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广告。

用周鸿祎的话来说,“三六零的商业模式比较奇葩”。

初回A股的2018年,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为三六零贡献了106.58亿元营收,占总收入的八成。但到2021年,这部分业务收入已经缩减至63.06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下滑至58%。



三年间,广告业务收入减少超过40亿。究其原因,广告业务依托于产品流量,而360旗下产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失宠。

一方面,很多手机用户没有了安装第三方杀毒软件的习惯,手机厂商在安全方面的布局,削弱了三六零产品的地位;另一方面,互联网广告增速放缓,投放更向信息流、电商和视频领域等头部平台集中,也给360造成困扰。

广告业务每年下一个台阶,在2021年,更是遭遇了迎头痛击。当年7月,PC软件弹窗乱象被江苏消保委点名,并被央视曝光。360安全浏览器和360安全卫士都存在问题。之后360进行整改,广告收入进一步收缩。

三六零需要新引擎。实际上,周鸿祎也早就开始了新业务的尝试。



2015年,周鸿祎宣称要给手机圈添堵了,三六零推出了与酷派合资品牌奇酷手机。再之后,奇酷完成了对大神手机的并购,“奇酷”和“大神”两个品牌后来被统一为360手机品牌。

但就像罗永浩一样,周鸿祎低估了做手机的难度。

2016年,360手机出货超过500万台,作为新兴品牌,成绩算是不错。但IDC数据显示,vivo当时全年出货量超过7700万台,OPPO出货量接近1亿。“特点不鲜明”的360手机,与友商差距极大。

最终,周鸿祎在2019年宣布360退出手机市场。

有意思的是,彼时的周鸿祎已经广结善缘,反复强调自己的对手不再是同行,同行可能都会变成友商。不过退出手机市场,他忍不住吐槽:手机行业的友商定义不一样。

“手机行业里的友商意思就是干死你们,所以我就退出了这么可怕的市场。”

以智能手表、家庭摄像机、行车记录仪等为代表的智能硬件,倒是给三六零带来了活力。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在2020年的儿童手表市场上,三六零与小米作为第二梯队,份额为10%。

反映在业绩上,智能硬件是三六零近年来较有看点的一项业务。

2017年,三六零实现营业收入122.38亿元,其中智能硬件业务收入接近11亿元,占比9%。到2021年,智能硬件业务收入达到20.63亿元,占比达到19%。

可惜,这种增量还不足挽救三六零传统业务的颓势。此外,除了营收支柱广告业务外,作为三六零第三大营收来源的游戏业务,也走了下坡路。

虽然跟腾讯打过3Q大战,但周鸿祎曾直白表示,自己很羡慕腾讯。三六零也做起了网络游戏,想挣这种“庸俗的钱”。

然而庸俗的钱并不好赚。

在游戏方面,三六零主要是以平台身份进行游戏发行和联合运营,近五年来,游戏业务营收只在2020年实现了正增长。

周鸿祎也曾给三六零寻求过其他可能,甚至可能比上述业务更有前景,比如短视频。

2017年,三六零投资了短视频App奶糖。在一些人看来,这个平台的“视频质量优于抖音”。不过后来,抖音做大了,奶糖却死了。



(花椒直播打造的“中国之星”演员选拔活动总决赛)

周鸿祎事后总结道:“很多机会你看到了,悟到了,不等于是你的机会。”这是他对奶糖命运的总结,其实也可以看作是他“追风”多年的总结。

然而近年来,他又对新的风口动了心。比如,盯上元宇宙。

据Tech星球报道,三六零做了元宇宙社区。就在2022年上半年,三六零推出了名为“N世界”的社交产品,介绍称,这是新一代的兴趣元宇宙,由一个个的“兴趣世界”构成,用户在其中可以打造兴趣话题,实现语音互动沉浸式玩法。

还有新能源汽车。

2021年10月,三六零宣布将以29亿元入股哪吒汽车主体合众新能源,投资完成后,将合计持有哪吒汽车16.59% 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押注哪吒汽车,或许能给三六零带来不菲的投资收益。不过眼下,这些新尝试只是开花,但未结果。

与PC时代取得的成就相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周鸿祎,带着三六零不停“追风”,但几乎没有一个项目站上风口的最中心。

花椒直播和360数科倒是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花椒直播所属的花房集团正冲刺港股上市,而周鸿祎持股花房38.2%;最新市值25亿美元的360数科,周鸿祎持股14.4%。不过,这两家企业均不属于三六零。


回归主航道,“兄弟”成对手

长期以来,三六零的安全业务主要面向C端。2019年时,明确表示向政企安全领域发力。

这意味着,周鸿祎很大可能要跟曾经的“兄弟”竞争了。

2015年5月,三六零宣布成立企业安全集团,发布了以互联网+思维进军企业安全市场的战略,公司二号人物齐向东兼任企业安全集团CEO。



(齐向东)

说起三六零,人们最新想到的往往是周鸿祎,其实齐向东对三六零的贡献也至关重要。两人曾被看做黄金搭档,老周和老齐,一人主外,一人主内。

按照周鸿祎的看法,自己擅长从0到1,齐向东擅长从1到N,两人正好互补。

周鸿祎感念齐向东为三六零做出的贡献,而齐向东也曾感慨,当初下海,如果没有周鸿祎这条船,自己可能早就淹死了。

然而到三六零从美股私有化,“分家”的迹象便显露出来。齐向东有个梦想,就是亲自带领一家公司上市敲钟。

两位老搭档最终切割“家产”,各自谋划一番事业。齐向东带走了三六零原本做政企安全的部分,打造了奇安信,同时与周鸿祎做出框架性约定:奇安信主要做2B方面的网络安全业务,三六零做2C方面业务。

可惜行业形势变化,不允许两个人各走各路。随着C端市场发展见顶,产业互联网崛起,三六零也不得不向G端和B端的政企安全业务发力。

在外界看来,曾经的“兄弟”转眼成了对手。而三六零变成了政企安全的后来者。

尴尬的场面出现了。

2019年到2021年,三六零主要负责政企安全的安全及其他业务分别实现收入4.73亿元、8.08亿元、13.81亿元。虽然增长迅猛,可营收规模远不及奇安信。



同样主要为政企客户提供网络安全产品和服务的奇安信,同期收入分别为31.54亿元、41.61亿元、58.09亿元。

在安全的主航道上,三六零还需要下更多功夫。

2019年4月,回归A股一周年时,周鸿祎回应了股价问题:“我不关心三六零股价,因为关心了肯定会得心脏病。”

红衣大叔可以忽略股价,但三六零的投资者们,恐怕忽略不起。

就在三六零达成私有化协议之前,周鸿祎的自传《颠覆者》出版。他在前言中提到了对互联网行业的观察:外表娱乐,内里残酷。兼具娱乐与血腥,有侠客与英雄,有巅峰与翻转,有迟暮与重生。

这家老牌明星企业的荣光,跟周鸿祎的锋芒,一起留在了PC时代的旧时光里。

眼下的三六零,正需要一次重生。

奇酷手机、花椒直播、奶糖App、360金融、元宇宙、哪吒汽车……尽管追风口的新业务几乎都没站上浪潮之巅,但它们也表明,周鸿祎很不甘心站在舞台的边缘。

来源:新浪科技、市界(ID:ishijie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