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李诞:实不相瞒,我的理想已经实现了

李诞:实不相瞒,我的理想已经实现了

2020-10-02

李诞。图/受访者提供

李诞承认,他今年正在将自己的角色向管理者转变

本刊记者/李静


李诞:每一个人都可以做5分钟脱口秀演员

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上,李诞刻意淡化自己的存在感,他更多地是在掌控全场,好给参赛的演员营造一个更好的展现自己的舞台。既要观察演员们的状态,又要照顾每一个领笑员,无论参赛演员还是笑果文化的CEO贺晓曦,都觉得他这一季非常像“爹”。

李诞承认,他今年正在将自己的角色向管理者转变。以前不愿意做的事情,现在要去做,以前只在纸面上的知识,今年要去实践。在他眼里,事情做因而不是做果,只要觉得这个事对,坚持做下去,慢慢等,果会自然发生,果甚至不可规划。


“成功只是个时间和运气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经说干了8年脱口秀,有7年处于不喜欢的状态?

李诞:我先要严正声明啊,我不是不喜欢脱口秀,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不够热爱,就是我对这事没有梦想。我们这个行业中,绝大多数人是怀揣着梦想和对舞台的疯狂热爱才进来的,例如我的好朋友们程璐、海源、庞博……他们是疯的,他们是没了脱口秀就要死的那种。跟他们比,我不够热爱。要是跟普通人比,那我肯定还是喜欢的。

当时去《今晚80后脱口秀》,我肯定是喜欢的,那个时候我已经看了很多脱口秀了,我就觉得这事我能干,我能写得好。但是我那时候还是小孩儿呢,我真是也没有什么野心,觉得这事能做多大,能做多长,能有多少人说,我根本就没想这些,我就觉得人家愿意给我这个钱,那我就好好给人家干。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算是热爱上脱口秀了吗?

李诞:算吧,就是很喜欢,我已经很享受那个舞台和讲脱口秀的感觉了。

中国新闻周刊:从你刚开始进入脱口秀这个领域,到你们几个关系好的朋友一起开公司,到现在你们做大了,你现在的心态跟刚开始??笑果初创的时候,有什么变化吗?

李诞:肯定有,变化还挺大的,以前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走一步算一步,就是我只要我知道我自己是对得起这份钱的,我在好好工作就行了,我就把自个儿管好。需要我改段子,我就给你改段子,需要我帮你调表演,我就帮你调表演,就是工作心态。但现在呢,就会多一点管理的心态,??不能光是自己好了,还经常得看着点儿他们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进步,公司还能再走多远,会想得稍微多一点吧。


中国新闻周刊: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也招募了很多其他公司的艺人,你在节目上也说,在这个行业风雨飘摇的时候,希望来一些新的朋友,你一直是从行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吗?

李诞:行业的角度我倒是一直都有,因为我们公司是一家行业公司嘛。我们当初创立的时候就没这个行业,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个行业做出来,要把这个行业的所有可能性都探索了,所以我们公司有很多奇怪的部门,在做一些八杆子打不着的事,就是我们要把这个行业各个角度的事情都做了,其实这在国外不是一家公司该干的,这是几家公司的事,但是我们只有这一家公司,那就我们就全干了。

让其他公司的艺人来,其实我也想得很简单,就是大家得都好,互相刺激,行业才会越来越好。就像硅谷,大家都往一块扎,一块干,可能有竞争关系,但是总体上这个气氛会欣欣向荣。

其实只要你的所有目的都是对的,例如我们做的事情核心就是给人带来快乐,怎么想它都是件正确的事,那成功就只是个时间和运气问题了。只要事是对的,就做呗,出了具体问题再具体克服,只能一个一个去克服,只要知道目的是对的,就行了。

“我不是一个藏着掖着的人”


中国新闻周刊:你今年似乎开始注重管理了,是上半年公司发生的那些波折促使你改变了想法吗?

李诞:管理上的书,经济方面的书,我以前就看过很多,但只是一种知识上的满足感。知识上的知道不算真的知道,必须实践上知道才算真的知道。我以前读了这些书,只是以为自己知道,还到处跟人说,觉得自己聪明,其实是不知道,很蠢。今年开始实践这些以前学到的知识,这些理念,才算开始有一点真的知道了,这个感受是很不一样的,就是脑子知道和身体知道的区别。有些东西,道理你懂了,没有体感,其实还是不懂。

我今年知识上没什么更新,用的就是我以前早就学过的东西,但我以前就是以为我知道而已,我现在有了2020年非常切肤之痛的这种体感之后,终于可以把它真的变成自己的知识,开始应用了,就很好。


中国新闻周刊:能说具体点吗?比如在管理方面,哪些东西是你以前就知道,但是没有去实践,今年才开始实践了的?

李诞:其实都是很碎叨的事。以前,我不是觉得管理没必要,而是在审美上觉得它很土,就不想做这样的事情。例如,我以前在公司是不夸人的,我从来不夸人,做得再好我也不会夸。因为我觉得夸人就是在利用他,你夸人的时候,就是想让他还按照他被夸的这个模式继续做下去,这不就是在操纵他吗?

也许这是我比较幼稚的想法,但是我觉得这样就是在操纵别人,就很土,我很反感这种行为,我不想操纵任何人。你夸人家当然他很开心,但是他听完以后,下次做事就又朝这个方向做,我就觉得很膈应。

但是今年就强逼自己克服这个心理,我现在就经常夸人。当然,我夸一个人肯定是真心的,我是真的觉得他做得很好,我至今也不会虚伪地夸人。但是我以前哪怕是真心地夸,我都不愿意夸,我觉得夸这个动作就很讨人厌。


中国新闻周刊:那你以前会批评人吗?

李诞:以前经常批评人,但是我的批评是很干脆的,就是说这个事情这样做是不对的,然后怎么做应该是可以的,大概是这种尺度的批评,就是直接指出问题,不涉及人格。但我老觉得夸人会有问题,我现在好多了,以前总会有那种道德洁癖,可能都是一些神经病想法,完全不重要,因为人家根本不在乎,人家就是想听你夸他两句,他也很开心。

中国新闻周刊:今年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录制前,笑果文化还把所有演员召集在一起,验尿,请律师普法了是吗?

李诞:当然,这得做。以前肯定没有这个意识,总觉得大家都是正常人。因为还有一个让我很震撼的事情,就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小朋友签完合约,他还出去自己接活儿了。然后我们的管理人员也很震惊,说“你知不知道跟我们签的合约里有这个条款,你做这个行为是违约的?”结果他完全不知道。

所以,我觉得还是得跟大家说说,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很多人对法律真的是完全不了解,什么事不应该做自己不清楚。因为这个行业很多人没上过班,没有正常的职场人的概念,就很奇怪。以前有一些事我认为是不需要沟通的,我觉得你来上班就大概应该知道上班对你的要求,因为你拿了公司的钱嘛。但是很多人他不觉得,他觉得你应该给我钱,因为我有才华,我不需要工作,我有才华就可以了。虽然他们没有说出来,但我发现有好几个人曾经都是这么想问题的,就很奇妙。

今年脱口秀大会播完以后,管理上就轻松多了,我觉得录制脱口秀大会这样牛逼的节目,就是我们公司最好的团建,最好的管理。只要把这样的节目录出来,很多事就不用说了,好的人他就会更好,那些之前因为种种问题不够好的人,他看到了也会跟那些好的人学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今年写了一本《脱口秀工作手册》,大概是什么内容?

李诞:这本书很内部,回答了一些演员反复问的问题。比如说,他在线上和线下演出的时候的分别是什么?然后眼睛应该看哪儿?你是不是根本意识不到我们脱口秀演员在看哪儿?你是不是没想到这个问题?很奇妙,几乎所有脱口秀演员都问过我,我应该看镜头还是应该看观众?不过回答这个回答至少需要两个小时,因为过于专业,我没法一句话说清楚。我每次回答他们,也是回答得太累了,才开始写这个工作手册。

它真的是一本专业的工作手册,挺复杂的。不过这本书稍后应该会出版,我不是一个藏着掖着的人,反正我的理解就是没什么独家、什么秘方,知识一定要分享,一个想法碰上另一个想法可能就会变成三个想法。一定要把想法分享出去,不要在那捧着个破石头当宝。

这个手册也不会印太多,公司发一点,主要面向想成为脱口秀演员、想加入这个行业的人。其实就是给这种人看的,我觉得还是有价值的,也许看完觉得自己不行,就算了,也许看完觉得写的这么简单,我也可以。让更多人看见,一定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儿。比如有一天一个大学生捧着这个书就来了,后来又变成了一个非常厉害的脱口秀演员,那我不就又结了一个善缘嘛,就很开心。


中国新闻周刊:除了《工作手册》,你在经验上怎么帮助公司里这些刚入行的年轻人?

李诞:我不会管选题。其实选题很简单,你是脱口秀演员,你就一定有想说的话,就说出来好了。你想说什么事,你自己最知道,只不过你说了之后,我从技术上帮你,让它更好笑。比如说李雪琴吧,李雪琴的段子每一篇都是她自己想说的话,但有时候她说出来不好笑,没经验嘛,那我们在技巧上帮她把稿子改得越来越好了。但是想说的话,肯定还是她自己想说的,不是我想说的。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很多人都在看脱口秀,看到这么多素人都上去了,好像觉得脱口秀门槛也不高,很多人都觉得“我也可以”。

李诞:对对对,我们就是要给全社会制造一种“我也可以”的幻觉,这样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然后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其实不行。我们真的是大门敞开,非常欢迎。我有一个极端的观点,我认为每一个人都可以做5分钟脱口秀演员,你一生中一定有5分钟好笑的事是可以讲的,所以它就没有门槛嘛。你哪怕就讲这5分钟,你也是讲过一次了,你就可以作为一个脱口秀的表演者来表演一次了,只要足够精彩你就可以演,你演完了,这一段就是你的作品了。


中国新闻周刊:那职业脱口秀演员的门槛呢?

李诞:那至少得有一百段5分钟吧。


中国新闻周刊:你以前说过说脱口秀从来也没有满足过你自己表达的欲望,现在你还是这么觉得吗?

李诞:满足是满足不了的,不能完全满足,它是让我在这个事情上有满足感的,但是脱口秀话是说不尽的,有些话就没法在脱口秀里说,因为观众是来笑的,你知道吧?当然,我也不是说我句句话都好笑,但我有一些话你听了还是很难受的,我就不能在脱口秀舞台上说,我就写小说吧,只能写在书里了。

(实习生 徐盈 朱恩民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新浪科技、中国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