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开房车、住营地,郊游掏空我钱包

开房车、住营地,郊游掏空我钱包

2022-04-14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作者 | 苏琦  编辑 | 金玙璠

来源:开菠萝财经

被疫情偷走的两年一晃而过,远途游凉了,露营和野餐的热度只增不减,越来越多人正在将自己的假期,交给周边的公园,甚至是小区附近的草坪。

想要简单一些的,约上小伙伴去公园,支起一顶帐篷,铺上一块餐垫,带上自热锅和路上顺手买的奶茶,就可以开启假期放空模式。更追求仪式感的,开上车、拉上装备,到城市周边的营地进行露营。

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周边游成为主流,相关需求暴涨。多个相关平台发布的数据佐证了这一点。携程的数据显示,近九成逛景区的游客选择在家门口旅游,清明节露营产品预定量同比增长超3倍;小红书发布的数据显示,平台上“野餐”的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162%,露营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427%。

2022年以来,“周边游”热度持续暴涨,生意人纷纷将目光转向露营和野餐,试图在本地用户出游的每一个环节抢占商机。

租车平台开始推荐短途游路线,并打包售卖露营地的门票;民宿和“农家乐”商家开始承包山头,推平土地、铺上草坪,化身露营地揽客;户外装备玩家选择连接上下游产业链,一面给大品牌代工生产露营装备,一面投资露营创业品牌。

可以说,被疫情重创的旅游行业,硬生生开辟出了“周边游”的热潮。有露营品牌创业者表示,“户外的需求一直都在,露营赛道的创业者只是把用户的屁股从地上移到了克米特凳子上,把用户吃的东西从野餐垫放到了桌子上,遮荫不用去找大树而是改用天幕。”他认为,亲近自然是人的刚需,只要需求还在,这种热潮还将持续下去。


周边踏青,不便宜还闹心

今年清明小长假,气温回升、天气晴朗,不少人都来到户外晒太阳,把市区内的公园占满了,剩下的一批便选择去郊区逛逛,没想到还是“挤”。

平时每周末都要加班的沈余,在清明假期第一天,早早赶往素有“京郊小瑞士”之称的金海湖。结果在路上被堵了近5个小时,最后找停车位找了半个小时,等进入景区后发现,不大的草地上,帐篷、野餐垫已经遍地。



金海湖的草地上帐篷、野餐垫遍地   受访者供图

他算了一笔账,为了享受两小时的露营时间,他支付了比平时贵150多元的租车费用,比平时贵一倍的周边住宿费用。

选择“周边游”的妙妙一家同样被堵在路上。今年清明节,她带着一家老小去了号称轻奢型自然度假营地的日光山谷,带上帐篷和野餐垫,还有一些自热锅和饮料,准备进行一次野餐。

原本对目的地期待颇高的妙妙,早上9点从家出发,在路上堵车4个多小时后,终于在下午1点半到达了目的地。由于营地位于北京密云的一个村子里,停车场狭小,为了等车位,又耽误了近1个小时。入园之后,她觉得场地配不上“轻奢营地”的定位——草坪名叫“那么大草地”,面积并不大;湖叫“南望湖”,在她看来就是一个名字很文艺的“小水坑”。



日光山谷拥挤的帐篷和稀疏的草坪   受访者供图

“我买了门票和帐篷票,进去之后发现人挤人,差点没地方搭帐篷。比我晚来一点的,都快无处下脚了。”妙妙称,一番折腾,此行完全没了野餐的乐趣。

除了休闲玩家,资深户外玩家也加入了周边游的队伍。李哲是十余年资深户外玩家,爱好穿越、越野和露营,过去经常去洛克之路、阿尼玛卿雪山、青海湖等地,开启“极限模式”,现在疫情之下,更多是和朋友去周边的野地露营。

这个清明节假期,他去了趟北京门头沟,第一晚找地方露营,第二天,和朋友走了山里面的一条穿越路线,第二天晚上穿出来后,等到堵车时间段结束,才错峰回程。

李哲和朋友们不爱去人多的地方扎堆,一般都是自己找野营地。但是他此行发现,此前自己爱去的地方,现在也不小众了,反而成了热门露营地,随之而来的,是人变多和环境变差。

尽管周边游因为人多、堵车被一些人吐槽,但在疫情之下,这依旧成为一大趋势。

悟空出行联合创始人兼CMO、AVIS(安飞士)中国CEO朱旭是一名旅游业从业者,也是露营爱好者。“近两年,北京周边带有露营关键字的商家已经超过500个。”他观察到,疫情之下,周边游拉动了整个旅游行业,也带动着露营的休闲方式被更多游客接受。

“相比长途自驾游,更多时间在车上,在城市周边进行露营,更便捷、更自由,也更符合疫情下的出行实际,自然会成为一大趋势。”这个清明小长假,朱旭就带着家人进行了一次露营。“吃吃饭、打打球、玩玩飞盘,大人很放松,小孩也很开心。”

不过,便捷的周边游,理论上能省下长途交通费用,却不一定省心、省钱。比如需要自己开车或租车、采购野餐装备等;如果计划露营,还要购买门票或是添置装备。李哲说,自己玩露营多年,装备都是现成的,但如果是小白想体验露营,无论是自行采购装备,还是去营地“拎包体验”,都不便宜。


露营火了、房车火了,谁赚了?

选择周边游的你,从开车出门到搭好帐篷,每一步都是商家眼中的生意经。

首先,露营热带火了露营装备,帐篷和野餐垫成为“标配”,各项数据都显示,这些必备单品非常“抢手”。

据天猫榜单数据,截至4月11日的一周内,天幕帐篷热销榜已累计销售4.5万件,野餐垫榜单累计销售2.7万张。另据央视财经统计的数据,今年1月份以来,户外帐篷成交额同比增长119%,户外长椅成交额同比增长239%。

当然,“入坑”后的露营爱好者们,需要升级、配齐装备。购买的渠道除了电商旗舰店和品牌专卖店,还有近两年开起来的ABC Camping、Outland等户外露营集合店。

在社交平台上,不少玩家总结了露营装备的户外品牌,丰俭由人。其中国外的户外品牌最早在国内流行,如Snowpeak雪峰、Nordisk大白熊、Coleman科勒曼等。国产品牌商中,有不少靠性价比冲出重围,如黑鹿、火枫、三峰等,近期也跑出了部分中高端品牌,如探险者、自由之魂、牧高笛、挪客等。



用户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的露营装备清单   图源 / “尧月的好玩分享”

“如果仅仅只是想配齐必须的装备,几千元也能搞定,但上不封顶。”李哲表示,精致露营的装备更追求颜值,但硬核的露营玩家追求的则是装备的实用性、能让人生存多长时间,颜值、实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定位,价格也有所不同。

露营产业的蓬勃发展,也使得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赚得盆满钵满。以牧高笛为例,公司主营露营帐篷及户外服饰等,同时为迪卡侬代工。其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已经超过了2019年、2020年全年。

其次,周边游和露营热,也让租车行业发生了变化。

朱旭告诉开菠萝财经,悟空租车的数据显示,清明小长假期间,本地自驾的比例占到了70%以上,与疫情之前截然相反,疫情之前本地自驾仅占30%。而且租车时长变短了,从疫情前的两到三天缩短为一到两天,甚至当天往返成为主流。

部分租车平台开始主推本地化的短途游路线以及适配的车型,甚至在租车服务外增加营地门票和设备的打包服务。

适配周边游、露营的车型里,房车虽小众但备受关注。经常选择房车出行的旅行爱好者秦川称,露营的天花板是房车,户外爱好者的最终归宿也是房车。据他介绍,房车主要分为拖挂式和自行式两大类,国内拖挂式房车售价在10万-30万,进口的在50万-80万,自行式房车更贵,国产的也要30万起步。

李哲拥有自己的拖挂式房车,他告诉开菠萝财经,房车多用于长途旅行,或去配套设施并不齐全的小众景区时,解决出行和住宿问题,但在城市周边游中,玩家很难将房车“用回票价”,对于没有太多时间出行的人,他不是非常推荐买或租用房车。



越野车+拖挂式房车,是高阶的露营装备   受访者供图

“房车之所以小众,还因为使用门槛很高。”秦川告诉开菠萝财经,房车需要停到专门的房车营地,车内的大功率用电、用水需要定点接用,黑水(排泄)和灰水(洗漱)也需定点排放,一辆房车在营地停放一年的费用要1万-2万起步。此外,根据最新规定,持有C1、C2驾照可以驾驶大部分自行式房车,但从今年4月1日开始,想驾驶拖挂式房车出游,还需要增持C6驾照。

因为上述原因,房车生意就不像露营装备那样火爆了。虽然房车的租车客单价高,但用户租用的几率少,租车平台也很难赚到钱。

以北京地区为例,一辆房车单日租金通常在1200元以上,是普通轿车的6倍多。“轿车的出租率达到50%以上才不亏钱,60%以上才能赚钱,也就是说,30天内小车至少要租出去18天才能盈利。但房车很难达到这个出租率,淡旺季平均下来,30天内最多能租出去10天。”朱旭从成本的角度考虑分析,房车出租的回本效率更低,公司不会将其当作主推类目。


露营地闻风而起,但赚钱不易

买了露营装备、租好了车,还需要找到专业的露营地。

在被称为露营元年的2020年,以大热荒野和嗨KING为代表的新兴露营地企业,开始为非户外专业玩家提供“拎包入住”的低门槛露营体验。

这类露营品牌主要有两类用户,一类是在热门旅行目的地周围聚集起来的爱生活爱分享的年轻群体,另一类是在城市周边聚集起来的,以亲子家庭或三五好友为单位的用户,与周边游目标用户一致。

大热荒野创始人朱显告诉开菠萝财经,公司主要布局三亚、北京等7座城市,今年清明节期间,订单量相比平时有3到4倍的增长。尝到甜头的大热荒野今年计划继续覆盖江浙沪和广深周边。“在这样的城市集群中开营地的效率是最高的。比如在嘉兴开一个营地,就可以覆盖上海、杭州、苏州等城市。”朱显称。

争夺露营地的玩家,还包括农家乐、民宿主。

秦川观察到,“一些城市周边的农家乐、民宿主,在疫情前主要依靠外地游客,现在升级了,会承包附近的山头,一些闲置的高尔夫球场和沙滩也被利用起来,此前运营素质团建和亲子研学的团队也将地块推平铺上草地,经过简单的改造后,变成露营地。”

对此,朱显表示,要将露营地发展成一条赛道,就要包容多种类型的入局者。但不少零散的入局者并没有跨地域运营的能力,在内容运营方面也存在短板。



用户发布的在大热荒野三亚营地的露营照片   图源 /“芒果儿碎碎念”

对于露营赛道的创业公司而言,这门生意充满挑战。

首先,露营地前期投入高,季节性明显,且需要很强的拿地能力。朱显介绍,一个营地的投入在百万元左右,比较重的成本投入在运营人力、设备采购和后期维护上,而公司出于减轻现金流压力的考虑,偏向于采用与场地方分润的方式“拿地”,但当营地体量越来越大后,一个营地一年分给场地方的利润,可能会远超直接租用场地的成本。

其次,随着露营玩法的同质化,不少露营品牌开始将露营作为流量入口,进一步将自己定义为“户外生活方式品牌”,增加收入的同时,打出差异化,但这也意味着更重的运营。

朱显称,从精致露营切入,是看中了这个玩法自带的内容传播效果,借此占领城市点位,后期则要在户外空间运营自己的“商业体”。

“住在户外不是刚需,跟大自然亲近才是人的刚需。”在他的构想里,通过露营把人群引到户外之后,可以提供一些更丰富的玩法,让用户愿意停留在户外。“比如现在大火的飞盘、路亚、飞钓,露营地都可以把它们容纳进来、打通运营,正好切中热爱户外游用户的需求。”

但这样一来,对整个营地的空间设计和场地规划、以及细节运营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最后,露营地还将面临整个旅游业都会遇到的难题——复购率低。

李哲从自身角度出发,认为真正的露营爱好者喜欢人少的地方、喜欢自己玩,如今虽然很多人尝试露营,但大多数人去营地是为了“体验”,每周末都会去的人属于少数,对某一个营地情有独钟的更是少数。

秦川也有同感。“住一晚酒店或民宿,500多元能住到不错的,而过夜的营地需要800元以上,但环境和舒适度可能会劝退很多人。”

对于复购率的问题,朱显表示并不担心。一来,根据近三个月电商平台的数据,相关装备的订单量每个月都有两三倍左右的涨幅,“也就是说,购买这些装备的用户一定是需要场地的,只要是专业、干净、体验好的露营地,不愁没有客流”。二来,有了用户后,露营地可以用差异化的服务促进复购率。

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虽然露营地经营的门槛不低,但这一玩法在国内的发展速度、用户接受度、产业链衔接度,都比预期中快很多。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一些户外品牌直接成了营地企业的投资方。今年3月,嗨KING获得了国内帐篷厂商“博庭”的天使轮融资;去年11月,大热荒野拿到了牧高笛的天使轮融资。

这两年在周边游的持续火热下,包含营地生意在内的整个户外赛道还将高速发展,且有从一线、新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蔓延的趋势。

但不可否认的是,露营地和房车营地目前还缺乏行业标准,市场存在一定的乱象,阻碍行业进步。包括朱显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称,需要积极推动建立户外露营行业的国标,“有了统一的标准后,整个行业将进一步正向发展”。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沈余、妙妙、李哲、秦川为化名。

来源:新浪科技、开菠萝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