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十一旅游业复苏真相:出境游转国内,却遭遇“假高端”

十一旅游业复苏真相:出境游转国内,却遭遇“假高端”

2020-10-08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冒诗阳

来源:商业数据派(business-data)

“茶卡盐湖的游客真的太多了。”十一假期同女友一起规划了青海、甘肃环线游的骆以范(化名)向商业数据派感叹,“还好大西北天际广阔,茶卡盐湖又是自然景观,地方够大,不然这趟旅行真会成为灾难。”

为了吸取教训,骆以范同女友决定放弃入驻已经订好的茶卡盐湖周边酒店,连夜驾车前往青海中部的德令哈,以在十一当天出行路线相仿的游客中抢先一站,避开人潮。他们还决定在后面的行程中规避景区接待能力相对弱的景点,甚至敦煌莫高窟这样的著名古迹,二人亦决定放弃造访。

骆以范的感受,正是今年十一境内游火爆境况的缩影。根据携程数据统计,“大西北”国庆热度暴增475%,其中甘肃热度增长最快。在更宏观的层面上,文化旅游部数据统计,10月1~4日,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4.25亿人次,实现收入3120.2亿元。而2019年的官方数据显示,去年同期全国共接待游客5.42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526.3亿元。这意味着,今年国庆假期游客人次和旅游收入分别同比恢复78%、68%。

但在恢复的背后,有人欢喜有人忧。与其说这是旅行市场的复苏,不如说是一次“结构性修复”。十一旅游市场火爆的背后,是出游花费的下降,境外游仍未开启,短途游增速首次超过长途游。

此外,中高端旅游消费返回国内,导致配套服务能力与需求出现较大不匹配。但旅游业者普遍担心下一次“冰封”,相比长线投入,他们更企盼利用十一的火爆行情屯粮回血。


●出境游转国内,

却遭遇“假高端”

2020十一境内旅行的盛况,还在了航空业数据上得到反映。据民航局初步统计,10月1日,全国计划飞行班次14941班;预计运输旅客167万人次,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携程数据统计,2020国庆主要航线的预订量环比增长超200%,民航搜索量级已恢复至去年同期的九成。飞猪数据统计,该平台酒店预订量与去年相比增加了50%,航班预订量与去年基本持平。去哪儿网则预测称,十一假期国内民航旅客量将同比增长10%,有望创下历年十一黄金周新高。



图片来自:阿里巴巴旗下 飞猪平台

这背后,以往十一长假热门的境外游需求,被境内远途游取代。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统计,2019中国出境游人数达到1.55亿人次,然而,由于疫情影响,今年十一出境游几乎归零,与此相应的,国内长途旅行需求增加。携程旅行数据显示,全国旅行出行距离比去年多跨2.5个省。

中高端需求境外游旅客集中转向国内的结果,是目的地接待能力准备的普遍不足。

“我们有12间客房,在丽江的民宿中已经算客房数量比较多的了。”丽江民宿老板刘伟告诉商业数据派,12间客房的配比是单价2000元的豪华客房一间,1200-1500元的高端客房四间,500-800元左右的普通房五间,还有两间是为青年“驴友”准备的床位房。

但在今年十一前夕,率先预定完毕的竟然是豪华客房和高端客房,以往同样火爆的床位房却少有人问津。十一假期涨价已是惯例,但为了承载中高端需求,取得更大的涨幅空间,将普通房“稍加改造”,变成价格更高的高端房,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灵活经营方式”。

“硬件不可能有什么变化,只能升级一些服务,配送一些我们咖啡厅的饮品券。”刘伟告诉商业数据派,虽然方式草率,但他们的做法已经算比较“厚道”的了,更多的民宿业者几乎不进行任何升级,就将普通房提到了高端房的价格,

以高端产品的定价来兜售中低端产品,带来的后果是争执难以避免。

按照中高端民宿的经营经验,人房比(服务人员与房间数量的比例)应达到0.8-1.2才能满足服务需要,而刘伟所在民宿的常备服务人员仅有4人,即便为应对十一加聘了两位临时工,人房比也才勉强达到0.5,这直接导致客栈很难满足很多顾客的标准化需求。“有的消费者要求‘开夜床’服务,还有要求儿童餐椅的,我们都提供不了。”

这些不顾品牌、口碑的短视逐利行为背后,是旅行业者急需十一这波行情“回血”。“上半年我们哪有什么收入啊,很多从业者都在转让店面,甚至很多同行都去酒吧那边当销售了。”刘伟介绍说,比起长期经营,解决眼前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受疫情影响,旅行业者经历了2至4月份的封闭,到5至6月份重启省内游,才迎来暑期至今跨省游的恢复,对于丽江等靠跨省游来支撑的市场来说,实际复苏的时间更短。在此情况下,民宿业者对十一最大的“企盼”是回血,不知道之后会否要度过又一个“冬天”。


●短途游受追捧,花费“缩水”

假期前五天的民宿都被订满了。”居住在北京的刘女士本来计划同一家三口开启一次为期三天的短途亲子游,但由于工作安排耽搁,他们一家假期前一天才开始预订酒店,却发现质量可靠的民宿即便价格翻番,依然全部满房。但要降低要求,选择“农家乐”,刘女士对设施、服务和口碑均不放心,“毕竟是全家游,带着孩子呢。”

事实上,今年十一,除了以往长假火爆的境外游被国内长途游取代外,境内长途游需求则“缩水”为短途。

虽然“跨省游”已开放,但学生、教师、公务员等部分职业仍然面临出行限制,短途旅游、周边游更加火爆。此前,文化和旅游部预测,今年十一长假自驾游比例有望达到60%以上。据飞猪数据统计,今年十一本地游和周边游增速超过50%,增幅首次超过长线游。



图片来自:阿里巴巴旗下 飞猪平台

“我们原本的客人大多数是年轻散客、情侣,但今年很多组团出行的家庭。”在成都远郊明月村经营民宿的武女士告诉商业数据派,由于明月村酒店设施相对完善,很多著名连锁民宿品牌纷纷入驻,所以以往家庭出行的旅客大都选择入住品牌民宿。相应的,她所经营的客栈仅有四间客房,接待能力有限,硬件单薄,便差异化的以青年散客为目标市场。

但今年十一,明月村迎来的大多是家庭出行的自驾游客,“经常我们只剩一间客房,但同行入住的是好几家人,只好分散开住在不同的客栈,体验并不好。”

供给与需求的不匹配,还体现在服务上。武女士介绍说,很多家庭出行的游客希望大人能够打麻将,同时孩子能够有地方嬉闹,但她所经营针对青年情侣的民宿,两项需求均满足不了,“有时候我们还得帮忙看孩子”。

但对于是否会升级、改造硬件设备,以在未来满足今年十一展现出的差异化需求。刘伟、武女士均对商业数据派表示,不予考虑。一是因为成本太高,二是因为疫情下的旅行需求很难成为常态。

“客房的高端化改造,单间成本普遍在15万元以上,有的甚至会高达50万元,成本回收周期太长了。”刘伟告诉商业数据派,今年的需求很难成为常态,无论以后疫情反复导致旅游业再度入冬,还是疫情好转旅游业恢复常态,都会导致这项投入收不回来。


● 酒旅谨慎乐观,预备过冬

刘伟与武女士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虽然今年十一旅游业整体火爆,但背后仍有一丝凉意。旅行需求的缩水,直接反应在了数据上。

飞猪平台数据显示,今年十一酒店预订价格比去年偏低,其中酒店价格同比低约30%,叠加境外游仍然受限,2020十一出游成本创下五年来新低。今年国庆前夕,全国有超过1500家景区门票免费或打折,为吸引游客,20多个省市政府发放旅游优惠券,这些都将导致旅游业实际利润率的降低。

此外,中国旅游研究机构预测,8天长假国内游客预计将达到5.5亿人次,尽管总量较高,但这一数据仍只有去年同期的七成。

对于旅游业者而言,更担心的是十一“报复性”消费之后,冬季行情的寡淡。一来,冬季本就是旅游淡季。此前,麦肯锡对中国8座城市2000名受访者进行调查得出结论,下半年的旅游消费将主要集中在公众假期,每三位受访者中就有一位表示下次旅行将选择十一长假。



图片来自:麦肯锡中国旅游态度调研

二来,行业需面对疫情反复的可能性。近日,迷笛官方通知原本计划于10月底在成都举办的音乐节将延期,原因是“音乐节组委会接到成都金牛区政府相关部门通知,秋冬季是呼吸道疾病高发季节,气温降低有利于新冠疫情与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叠加流行的风险”。对于旅游业者而言,此种风险同样存在。

“报复性消费的特点之一就是不可持续,与其说是复苏,不如说是一次结构性修复。”民生证券的一位分析师向商业数据派表示,疫情之下旅游业的行情出现巨大分化。受十一长假促进,资本市场端,A股旅游、酒店板块股价在9月中旬出现整体上涨,凯撒旅游、腾邦国际等甚至出现20%以上涨幅,然而9月30日临近节前,众信旅游、腾邦国际跌停,凯撒旅游等也出现下滑,这反应了市场信心仍然不足。

即便对旅游业复苏持乐观态度,但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陈洸此前仍对媒体表示,旅游行业复苏已进入下半场,不再以量取胜,只寻求弥补损失、回笼现金,优化收益管理,开发多元收入,适度挽回部分利润。



图片来自:南方都市报整理 上市旅企半年财报

万得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21家上市旅游业公司总营收由351.5亿元下滑至241.2亿元,其中17家出现亏损。民宿客栈可以靠“灵活经营”回血,但对于船大调头难的上市旅企而言,选择何种方式屯粮,将更为艰难。

来源:新浪科技、商业数据派(business-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