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涨价的联合会员、愤怒的辛巴和逐渐老去的我们

涨价的联合会员、愤怒的辛巴和逐渐老去的我们

2021-06-15

来源 / IT时报

作者 / 郝俊慧

联合会员都涨价了。

每年618和双11,原是我固定的会员购买日,电商+视频网站的组合,完美!想当年,我买过98元的苏宁易购+腾讯视频、99元的京东+爱奇艺、118元的优酷+喜马拉雅……如今,这些神价“俱往矣”。联合会员价逐年上涨,直至今年,已是翻倍。

在各大互联网平台看了一圈后,我悲哀地发现,以后联合会员的羊毛是“薅”不到了,互联网流量天花板已现,为一个用户一掷千金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各大平台的联合会员价,只会越来越贵。

在哀叹互联网“羊毛时代”结束的同时,另一个热搜也很吸睛:辛巴公开与快手开撕,称自己花20亿元买来的8000万粉丝,如果不花钱,直播时便只有100多万人观看。

两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事件的背后,却有着同一个逻辑:花钱买粉丝和用户这条路,走不通了;同一个对手:短视频平台。

视频网站的热情消退速度,肉眼可见。

联合会员的始作俑者应是爱奇艺。2018年4月27日,爱奇艺第一次与京东联合发布会员权益,一周时间,双方共计发展会员超过百万。2019年,腾讯视频也开始和各家电商平台、银行、电信运营商开发权益,在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中提到,腾讯视频订购账户数同比增长30%至9690万,理由之一,正是腾讯视频与战略合作伙伴携手推出联合会员优惠。

价格自然很“香”,有网友甚至买到过79元的双会员卡。按权益计算,对两家互联网公司而言,这是实打实的亏本价,但好处也显而易见。付费会员制不仅能将用户深度绑定在自家平台上,而且间接减少了竞品的增量,在竞争激烈的电商和视频网站领域,这个钱,花得值。

然而,互联网墙头的大王旗,变幻得比六月天还快。

几度欢庆会员数打破纪录的爱优腾,有一天突然发现,想靠会员规模盈利的目标已遥遥无期。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对流量产生巨大的“虹吸”效应,广告主的天平不可避免地向新对手倾斜,而自己这么多年以巨额亏损为代价制作的综艺、买来的大片和爆款剧,最终都化作三五分钟的短视频,成为他人的“嫁衣”。

尽管,爱优腾最近屡屡祭起“盗版大刀”,各种冷嘲热讽,但这把刀是“砍”到对手头上还是空气里还未可知,更别提能收回多少成本。

所以,会员费不涨怎行?如果仅靠用户规模已无法给资本市场信心,相比因为涨价而流失的会员,还是每个月多收“三五斗”来得更现实。

如果说,爱优腾低价充会员,为的是增加平台的公域流量,那么辛巴花20亿元砸粉丝,要的是属于自己的私域流量。

想当年,辛巴最得意时,一场直播卖18.8亿,涨粉百万,“老铁们”疯狂为辛巴打call。可一场“燕窝风波”之后,辛巴风光不再,所谓私域流量,早已是雨打风吹去。如今,辛巴跌倒,中小腰部主播“吃饱”。快手“去家族化”的目标,靠几大家族“自杀式”的直播,快要实现了。

如今看来,无论是视频网站的公域流量,还是头部主播的私域流量,都已陷入花钱增量不增收的尴尬局面,而短视频平台是大赢家,无论拳打“老大哥”,还是卡脖“大主播”,自是风光无限。

然而,谁家的花又能百日红呢?

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以14.12亿的中国人口为底座,占比七成。听起来似乎还有三成的空间,可别忘了,14岁以下人口有2.5亿,65岁以上有1.9亿。

当流量的天花板看得到时,“撒钱”不再是百发百中的法宝,中国互联网网民是全世界最“冷血”的消费者,被补贴“养叼”的胃口,随时可能以脚投票。

如今,中国的不少互联网行业如同一颗“卷心菜”,在补贴和用户之间“卷”了一层又一层,而反垄断的达摩克利斯剑高悬,以往靠补贴赢市场的老路已走不下去。即便是看似“短视频王者”的抖快,赢得年轻人心的B站和小红书,新增的业务,不过依然是上一辈互联网公司的存量市场。

新增流量在哪里?或许只有等我们这代人老去。

来源:新浪科技、